主页 > 公司新闻 >

这也是最大化地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时间:2018-09-27 13:28

来源:未知作者:admin点击:

  林宇走进房间时刚结束一场漫长的视频采访。他坐下来,示意记者可以开始提问,间隙接过旁人递来的红茶,一口气喝完好几杯。
 
  和2014年之前频频戴着印有公司logo的亮黄色安全帽出镜、宣称要为用户提供安全感的网秦CEO林宇相比,眼前坐着的似乎是一个陌生人。
 
  据林宇自述,在经历了网秦董事长史文勇长达13个月的监禁后,他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体重,留下了种种或隐或现的后遗症,例如戒备,他如今会在去任何地方时带上保镖;还例如视力损伤。采访全程,林宇时不时在镜片后面眯起眼睛,以类似闭目养神的姿态继续叙述,语调和逻辑保持平稳。
 
  更明显的后遗症聚焦在他创办的美股上市公司网秦(NYSE:NQ)——这家公司已在今年三月改名为凌动智行(NYSE:LKM)。继2011年上市前夕被央视315曝光,和2013年遭浑水做空后,淡出公众视线已久的网秦又一次以不太光彩的姿态坠入舆论中心,林宇与史文勇之间涉及伪造、夺权、绑架等诸多耸动元素的罗生门,自今年9月10日林宇发文公开后依然未完待续。
 
  倒叙回1991年。故事的开头,林宇和史文勇是福建浦城一中的高中同班同学。林宇印象中,当年的学生会主席史文勇是个聪明的小伙子,个性充斥有着积极意义上的张狂。他们一同去了北京读研究生,林宇在北邮,史文勇在北大。“可能他(指史文勇)有些不甘人后”,在林宇日后的猜测中,或许是学校名气与公司职位的不对等,铸成了这起罗生门的动机。
 
  林宇在2005年创立了移动互联网安全服务公司网秦。2006年,史文勇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团队。据林宇说他考虑到了两人性格的互补,由自己负责产品研发和公司策略,由做事细致、执行力强的史文勇担任COO,多年来双方始终配合良好。林宇在2012年8月的一条微博发了自己和史文勇的合照,背景是香港维多利亚港,照片中林宇一手揽着史文勇的肩,配文“多年来,我和文勇,还有众多网秦兄弟始终并肩战斗在一起!”。
 
  共同创业的美好故事在2014年年底戛然而止。就林宇和史文勇双方的声明,此后的故事情节包括伪造签名辞职、公司频频出售资产寻求套现、掌控权的反复争夺,直至林宇口中那个戏剧般的顶点——他在2016年11月遭绑架,随后被监禁了13个月,幕后指使者是史文勇。
 
  而呈现在公众视野中的版本,是林宇突然消失,史文勇接任公司董事长,其后是网秦频繁的出售资产与发债。今年1月,已经改名凌动智行的网秦宣布进入智能汽车时代。
 
  在凌动智行的官网上,公司管理团队的介绍中没有出现林宇的名字,网秦被撰写为是由史文勇与其他两位合伙人共同创立。林宇只在一处地方出现,大事记中的2011年1月,“‘冬季达沃斯’开幕 网秦CEO林宇博士受邀参会”。
 
  不同于林宇频频发声,故事的另一个核心人物史文勇目前仍在国外未归,他通过微博反驳了林宇的指控,并在接受的唯一一次采访中表示,林宇“他自己犯了很多的错误,不去接受这个安排,或者说他被别人惩罚了之后,他把所有的矛头指向我,这在我看来完全是恩将仇报的事”。记者多次尝试联系史文勇均未果,故事的另一个版本、或者说另一半故事仍在晦暗中。
 
  而林宇正在筹划一场在他看来已经完成的正式回归。他将9月10日定为第一天回网秦上班的日子,计划在接下来三到六个月内完成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公司纠错和重新出发。他为网秦定下的新方向是瞄准中产阶级的品质生活平台。
 
  虽然截至目前,林宇能否回归,和网秦的最终归属,仍还有相当未知数。
 
  网秦林宇问答
 
  China AI交易至今未付钱
 
  问:你称自己2014年12月是“被辞职”的,史文勇伪造了你的辞职信。凌动智行董事会的独立特别委员会及独立法律顾问Loeb & Loeb9月10日提交的独立报告里说 ,没有足够证据证明林宇博士的辞职信非他本人授权或批准。
 
  答:那份Loeb & Loeb提交的调查报告,实际上是Loeb & Loeb给董事会汇报的结论中把对史文勇不利的关键性的内容都拿掉了,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不是完整的报告。律师内部有完整的报告,但跟董事会是口头报告,这些都有证据的。我说的结论都是确证的。
 
  问: Loeb & Loeb的独立报告里说,网秦和China AI的合作不存在违法问题,你怎么看?China AI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答:China AI交易的疑点太多了。
 
  首先,网秦怎么可能花两千万美元能成为一个账上有几亿美元现金公司的控股方,这是不符合常理的。
 
  其次,公司融资为何要发B类股票而不是A类股票;公司账上有现金,不需要融资,即使要融资也绝不应该在低价位融资。把所有信息都了解完,我们就知道这次交易是出于一个特殊的商业目的,根本不是一个正常的商业目的。
 
  China AI是个在开曼注册的公司,肯定是一个临时成立的公司。要注册这样的公司很容易,市场上可以买到现成的壳。一般像上市公司要引进战略投资一定会选择有名气的基金,比如tiger,一说大家都知道,这样的基金大家才是有信心的。China AI其实大家都不知道,交易背后的人(指史文勇、许泽民、陈亦工)明显是出于一些特殊商业目的来推进这个交易。我们在9月9号的董事会已经很明确,这个交易是非法的,是取消的。事实上交易到现在也没有完成,都没有付钱。
 
  问:截至目前连佳成为网秦的代理CEO,许泽民宣布了辞职,这是不是史文勇的策略?
 
  答:连佳和另外一位董事是在China AI交易之后引进的。当时的背景很简单,China AI的交易后又连续有三名董事辞职,史文勇等在董事会没有支撑了,所以临时又增加了两名董事,这其实是毫无道理的,这两名董事也没有经过提名委员会的提名,就好像选班长,候选人还没提就直接任命为班长了,这完全违规。而且那两位董事来自传统行业,没有任何互联网的经验和背景,怎么可能带领网秦这样一家互联网公司。
 
  从任何一个角度,我觉得让连佳做公司的临时CEO根本不具有合法性。在我看来9月9号之后,网秦发布的信息都不是公告,只能称作信息。史文勇现阶段仍然可以通过拉拢的方式让少量的市场人员向外传递一些对他们有利的声音,但这些已经不代表公司了。从9月9号之后我觉得史文勇除了是公司的小股东之外,已经跟公司没有任何关系了。
 
  问:史文勇最后一次直接联系你是什么时候?
 
  答:应该就是在2016年我被绑架前一两天或者两三天的事情。2015年之后他拉黑了我的微信,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2015年之后他没有直接给我打过任何电话,都是通过朋友间接联系。2016年那次他也是通过朋友约我去网秦办公室谈将公司转交给我的问题,我等了两三个小时他都没有来。事后我问了员工,当天他没有开会,就在自己办公室,是有意不想再沟通解决这个事情。
 
  “史文勇聪明但比较张狂”
 
  问:你是在1991年认识史文勇的,相识也近三十年了。在你印象中,他是个怎样的人?
 
  答:我觉得评价他应该说分不同阶段。高中时印象中他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个性比较张狂,但这个张狂可能好的部分多一些。他是我们当时高中学生会的主席,他的太太也是我们高中同学。我觉得在我们那个年代,高中就敢向女孩表白还是很有勇气的。
 
  我们大学和研究生阶段一直有沟通。研究生的时候我们两个人是朋友,两个学校(指北邮和北大)的实验室又有些合作,交流沟通更密切,那个时候感觉到我们有一定的互补性,这也是后来大家创业时成为伙伴的基础。
 
  2005年10月,我成立了网秦,2006年史文勇在北大读博士就进这个团队了。当时也是考虑到团队要互补,我更多是在产品研发以及公司的策略发展方面,我觉得他还是做事比较细致,执行力比较强的,所以当时看他是做COO的合适人选,一直延续到后来。网秦中间也遇到过风波,上市前被315点名,遭浑水做空,但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大家还是一个配合很好的团队。
 
  回头看我觉得当时也还会有种子。毕竟史文勇也是个优秀的人,肯定也是希望能独立管公司、能够做公司一把手的,这个是能够感觉到的。到2014年我有三四个月不在公司,对他来说确实是创造了非常好的机会。当时整个董事会除了我只有他是在管理层,他相当于是董事会唯一的信息来源,大家也知道我和他是创业伙伴,所以大家会选择缺性相信他,这也是为什么他通过伪造一封邮件和董事会说林宇因为生病辞职。我想确实是在金钱权力面前,人性最丑陋的一面被揭发了。
 
  未来三到六个月内
 
  完成董事会和管理层调整
 
  问:你在9月10日的文章中邀请网秦老员工回家。现在公司里愿意相信你、跟随你的员工多吗?
 
  答:我想大公司大概分三类人。一类是老员工,14年我被离职之前就已经在的,尤其公司director总监以上的同事大部分还是老同事,这些员工我觉得肯定希望我回去,因为大家已经看到这个公司在过去四年就根本不是在正常做业务,而是在把很多资产出售,掏空上市公司,股价从8美元跌到现在不足1美元。也有另外一小批人,是史文勇通过利益捆绑去拉拢的,这个群体我觉得相当大部分从5月16号开始已经陆续辞职离开公司了,基本已经瓦解了。还有第三类是14年之后入职的新员工,他们不了解情况,刚开始会观望,随着整个事情逐渐澄清,大家肯定能理解谁做的是对的事情。我觉得现在公司已经开始转危为安,大部分的同事会理解的,这点上我觉得不用担心。当然我们一个几千人的大公司,从董事会做决议到完全落地需要一点时间,这很正常。
 
  问:目前在外界看来网秦还处在争议之中。你是否有一个大概的时间表,何时可以回归公司,重新开始?
 
  答:实际上我觉得从9月9号开始我已经正式回归网秦了,9月10号第一天上班。我就做三件事,第一件事是董事会和管理层的调整,基本上已经做了,但是落地还需要一点时间;第二件事情是发现公司的错误并且纠正,这个已经在做,我觉得可能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或者稍微长一点;第三个就是公司重新出发,第二件事和第三件事我觉得是会重叠的,可能完整的是三到六个月的时间。为什么纠正之前的错误还是非常必要的,因为我们每修订一个错误实际上我觉得就是在重新赢得市场和投资者的信心,公司就得有勇气承认错误改正错误,这也是最大化地保护投资者的权益。
 
  问:你回归后计划如何带领网秦转型?
 
  答:我们新的目标叫品质生活平台,或者品质生活服务。其实最早从15年就开始了,我当时投了一家做共享游艇服务的公司天心科技。我的判断是中国过了小康之后中产阶层会兴起,围绕着这个群体的互联网服务现在还很少。
 
  问:史文勇目前还没有回国,如果他不回来是否会影响到你接管网秦公司?
 
  答:法律上我觉得没什么可影响的,但他肯定会制造一些噪声,制造一些小的障碍,但是法律上是没有任何障碍。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文章 更多>>